外媒 “實驗室起源論”是美國彌天大謊

世界社會主義網站5月29日發表社論指出,“實驗室陰謀論”是美國資本主義的“彌天大謊”。全文摘編如下:

過去一週,美國紙媒和廣播媒體、拜登政府以及美國情報機構發動了一場猛烈的宣傳戰,目的是讓所謂“新冠病毒源自一家實驗室”的説法死灰復燃。

這一謊言完全無視壓倒性的科學證據和世界衞生組織3月底公佈的溯源調查結果。這一謊言也將作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謊言之一而被載入史冊。這真乃彌天大謊。論其荒謬程度,就連小布什政府利用偽證提出的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一説都相形見絀。

新冠病毒系通過生物工程手段而來這一説法若有任何可信度,那麼這種疾病及其起源就肯定與其他自然形成的病毒有不一致之處。但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這一點。正如世衞組織新冠肺炎溯源報告所表明的,“經對基因組進行分析”,新冠病毒“系蓄意性生物工程”的可能性已被“排除”。

宣傳“實驗室起源論”受到多種政治條件和社會利益的驅動,主要有兩個相關動機。

抗疫不力找替罪羊

第一,美國等很多國家的政府所推行的政策導致民眾大規模死亡。“實驗室起源論”旨在轉移人們的注意力。隨着公眾開始從這場大流行的巨大沖擊中恢復過來,人們將要求得到解釋: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死亡。與此同時,人們還會要求進行追責。

從一開始,各資本主義大國的政府就把應對疫情置於企業的營利意願、資本主義寡頭的貪婪和帝國主義的地緣政治目標之下。所有科學家和流行病學家一致認為有必要採取的措施——包括關停非必要性生產活動並對所有受影響者提供財政援助——遭到斷然拒絕,原因是那些措施有可能損害金融市場和富人利益。

由此造成的直接後果是:據官方數據顯示,全世界已有300多萬人死亡,僅美國就有近60萬人死亡。

英國鮑里斯·約翰遜政府的前顧問多米尼克·卡明斯本週作證時明確表示,約翰遜政府推行的是“羣體免疫”策略,有多位顧問甚至還主張舉辦“水痘派對”,以在公眾中傳播新冠病毒。約翰遜政府當時就估計,這項政策將導致多達80萬民眾死亡。

在巴西,參議院針對這場大流行開展的調查進一步表明,雅伊爾·博索納羅政府故意推行一項讓新冠病毒不受限地傳播的政策,該政府預計死亡人數可能高達140萬(目前死亡人數為45萬)。

在美國,在突發社會動盪後於2020年3月初步實施了部分限制措施,但此後,特朗普政府帶頭髮起重返工作崗位的運動。雖説這項“殺人性”的政策很顯然是特朗普提出的,但它也得到了媒體的支持,而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治下很多州的政府也都實施了這項政策。

煽動民族主義仇恨

第二,污衊武漢實驗室的謊言旨在煽動民族主義仇恨,支持拜登政府的所謂核心戰略目標:為在經濟和可能在軍事領域與中國發生衝突做準備。

自上台以來,拜登政府一直宣稱美國當前處於一個“拐點”,它必須為“贏得21世紀”與中國展開鬥爭。對於美情報部門煽動的涉疆謊言,美國媒體試圖讓公眾產生興趣——但並不成功。截至目前,這場運動並未實現預期效果。

鑑於此,有必要捏造一個更深入人心,也更危險的謊言,即所謂“中國是這場致命大流行的始作俑者”。

從結構和方式方法上講,“武漢實驗室”陰謀論與出於政治目的宣傳的其他很多陰謀論都極為相似,而華盛頓和其他各國政府的宣傳人員們對於後者也極為熟悉。

有媒體曾援引歷史學家托馬斯·博格哈特的話去解釋假消息的手法:“以足夠力度進行抹黑,有些抹黑行為就會起作用。”而《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其他主流媒體以及拜登政府當前正在用這種手法散佈有關武漢實驗室的謊言。

“武漢實驗室謊言”的合理化將在美國國內造成難以估量的政治後果。而一旦這一謊言進入美國的政治血流,那會產生無法控制的有害影響。那將引發對科學家和所有倡導科學應對這場肆虐的大流行的人士的迫害、威脅和暴力恐嚇。針對亞裔的暴力事件已呈上升趨勢。

世界社會主義網站呼籲所有相關工作人員、科學家和知識分子反對美國政府及媒體散佈的這個彌天大謊。科學家有義務去教育公眾,並反對仇外性質的歪曲科學的行為。新聞工作者則須認真開展調查,對宣傳和散佈這一謊言的行為進行揭批。